郁闷的饭

今天下午,我和某同仁去王府井见一位比较重要的人物。结果没有算计好,迟到了40分钟,到时人家早已离开酒店房间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只好作罢。

我们先看了一家饺子店,从门外一看,里面工作人员众多,那架势,就好像你要进去先就把你吃了似的。

于是到另外一家看起来还像样的饭店随便吃点东西,一看菜谱,明明就是宰人的准黑店。可是,这是王府井,即使是烂白菜也是高价。

问我们是否要点什么喝的的时候,我说要“免费的白开水” ,就好像他们店里有“收费的白开水”一样。有的时候,话必须说得十分明白才行。

菜谱的价码实在是让我触目惊心,随便点了三个菜。等上菜的过程中,我发现一只小小蟑螂正在墙上爬。我叫来服务员,她用餐巾纸把蟑螂逮捕,说“是只小虫子”。我纠正,“是蟑螂”。

同仁似乎不以为意,我是不想在那吃什么东西了。尽管我家也有蟑螂,但是吃饭的时候它们是背着我的,哪有这么嚣张?

我看他懒得换地方,只好作罢,我忍了。

菜上三道,同仁兄弟最喜欢的一道凤爪,他吃着说有怪味。于是撤掉了这道菜。正在吃饼、喝汤、吃菜时,一只更大的蟑螂堂而皇之的在我们的饭桌上游荡。同仁用餐巾纸抓住它,一挑,落在了碟子里面。

我已经忍了半天了,这只大个蟑螂让我无法再忍。

我叫来服务员,说小个儿蟑螂我就忍了,又来了这么大的一个,还爬到了碟子里面。

最后老板娘一样的人出来,主动要“免单” 。我要是那不省油的灯,非让她赔个千八百不可。

我忍了。

______________

*后来得知,那位仁兄正在酒店的大堂里坐着等我们呢。今天第二次无语。

9 thoughts on “郁闷的饭”

  1. 看过一个笑话,如何分辨大学生的年级:“在食堂吃饭发现小强大惊小怪的是大一的;拿着饭盒去找师傅的是大二的;一声不吭接着吃的是大三的;把小强当肉吃的是大四的”。师傅啊~~~你啥时才能升大二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