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

这个月十九号,我妈从东北到北京,待了一个晚上之后,坐上了回四川老家的火车。她这次回四川是看望她的老妈――也是我的外婆――去了。她上次回四川大概是四、五年以前。

这之后,我就想写点什么,关于我老妈的。要是认真地都写,估计写几天几夜也写不完。我感觉这个工程有点儿浩大,也就一直没动笔。

这次见面,我好像感觉到母子关系有了一点变化。我私下觉得,这变化的原因可能是我已经结婚了。她把儿子交给了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我老婆,自己也比较放心,算是完成了一个任务,彻底放手了。而且,她也不再把我当成孩子看待了。比如,我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在北京的一天里,原来归她”管”的做饭等等小事都由我来安排了。当然,她觉得是在北京只有一天懒得管也是可能的。

来北京之前,她和我爸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在北京买去四川的火车票的时候不要买窝铺,他们觉得窝铺太贵。他们从年轻到现在,吃苦是吃习惯了的,坐火车旅行,再长的路程也是硬座。我记得1992年全家回四川老家时,一趟车”坐”了35个小时。当时,我盼啊盼啊,火车就是不到地方。我能理解他们,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还能忍受,省下的钱跟挣来的没有区别。就跟我现在一样,为了省钱,即使火车比较慢,我也宁坐火车不坐飞机。

她到北京的时候,穿着一双样子比较漂亮的鞋。我一看就知道,根据她买东西的风格,一定舍不得花钱买稍微好一点的鞋。那双鞋一定不透气,很不舒服。我猜对了。那双鞋是她花了六十块钱买的,下火车之前脚捂得直冒汗。

火车在第二天下午。上午时,我俩到小区附近的商场看了一下。我原来常去的一个商场改建了,一看就是想往”高端”发展。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的百姓来说,没什么吸引力:既不经济,也不实惠。于是,我带着她去了小区另一面的物美超市。那里的东西确实还是”物美”价廉的。

我先花108块钱,给她买了一双透气的运动鞋,又花了39.9块钱买了一件蓝色的衬衣。新鞋穿上之后,她马上就感觉到很舒服,因为新鞋毕竟是透气的。买衣服时大费周章,后来终于找到样式和尺码都比较满意的衬衣。其中那件红色的她比较满意,可是衣服袖子的部位脱线了。蓝色的呢,她觉得还没穿过,总觉得可能不太合适。我跟她说,蓝色的挺好看,红色的坏了不要了。几乎是拉着她才离开的。后来,她也觉得蓝色的不错,镜子照个没完。

来的那两天,她总说耽误我看书学习的时间了。我一想也是,两个白天几乎是都用上了;但转念又一想,这可是老妈来了,这样奉陪还是应该的,就权当我休息了。到了下午,我们就出发去公共汽车站,准备去西站。我打算送她到车站。她带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有一个死沉死沉的皮箱,里面装的是她的衣服。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衣服怎么会这么重?

自己住了两年多的小区还走不明白,去387路车站时,居然绕远了。这也是我回来时才发现的。她问我,下车的车站离西站有多远。其实很近,下了车,上自动扶梯走过去就是西站了。她说那不用我送了。我心里一犹豫,想这么近老妈应该不会找不到候车室吧。而且她自己也走过西站。我想,反正不会有什么事,就让她自己去西站吧。

车来了,她上了车,找到一个座位,放好东西。然后,站着掏钱买车票。车门关上了。关门的一霎那,我后悔了。我至少应该送她到候车室才对。万一车抛锚了怎么办?万一堵车怎么办?西站那么乱,万一找不到候车室怎么办?我自己坐火车时,有好几次都是狂奔才赶上火车的。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车一转弯就不见了。心里想,算了。这都是瞎担心,哪有这么多”万一”?

回到家,打开电脑。再查火车从西站发车的时间。16:25。她上公共汽车的时间是14:50。正常的话,路上五十分钟,提前半个小时到,应该没问题。可是北京的交通谁也说不准。于是开始担心,万一赶不上火车,她会不会怕我再给她买窝铺,自己偷摸第二天站着回四川呢?

她也不用手机,没法联系。于是,我看着表等。等下午四点半看她跟不跟我联系。后来没有消息。

她上火车的第三天上午,约莫着怎么也应该到了。我就从四舅那里要来外婆家的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是外公接的。他说话我听不懂;我说话他也听不懂。很快,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是我妈。我彻底放心了。她说时间正好,候车室也不难找。

3 thoughts on “我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