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红楼无关 作者:冷月花魂

的确无关,算自己的心情,发到这里,望同学们水一下.

记得几年前,有次在朋友的酒吧玩,一大帮朋友呼三哟四的,把本就热闹的酒吧吵得更喧哗.其实席间的很多人都不认识,带我来的朋友与他的情人卿卿我我不亦乐乎.而我,那时正是人来疯的年纪,于是不多久便玩HI了.

正当我们789玩得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女子,对着朋友唰唰两个耳光,朋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与那女子扭斗起来.
我喝得晕晕呼呼,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一伙人已呼呼打到了酒吧的外面.

我记得当时我很亢奋.操着一个啤酒瓶要为朋友报仇.闹哄哄了好一会,我们又回到了酒吧,回到了原来的坐位.朋友与她的情人还有打人的那个女子都离开了,留下的,除了大眼瞪小眼,除了偶尔的我靠两声,大都沉默了.

我记得我进酒吧的时候仍然很亢奋,一副十三妹的模样.叫嚣着要找那个女子算帐.
可是,一抬头我看到坐在角落的那个男子,冷冷的眼光让我所有的亢奋瞬间消失.在我们疯玩的时候,我们打架的时候,他似乎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而那一个眼神,足以嘲笑我所有的幼稚.

后来,朋友说,打人的女子是她情人的小姨子,看到朋友与他姐夫卿卿我我,一冲动就打起来了.开始朋友说起这事也很亢奋,似有委屈又似有得意,必竟,有几个女人能跟情人的小姨子打起来?

再后来,也就是今天,朋友给我电话,突然说起这事.朋友只轻轻的叹了一声,说,那时真幼稚啊!

朋友与她情人自然以分手收尾,似乎也伤过,也痛过,但最后朋友终于找了一个可靠的人,把自己嫁了.说起那些往事,就如沧海桑田一般遥远.

事世变迁,只几年我们便迅速变老.我们不再冲动,更不会轻易的打架,甚至看到男男女女在爱情里要生要死都觉得幼稚可笑.

我总能想起那个冷冷的眼神,和冷若冰霜的面容.后来的日子里我还见过很多这样的眼神和面容.每见一次都让我的冲动冰释干净.渐渐的.我便不再冲动,似乎真的安守了这样的平静.

有人总觉得生活太过平静,而我,情愿守着这样的平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