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无题语

我这两天想着,应该给我的书们建一个索引。虽然书架还没有摆满,床下面也躺着绝无可能再看因此不必建索引的书,但即使这些“面上”的书的索引也不会短,做起来一定是个工程。东西的特点就是,都摆出来觉得不多,集中起来就发现真的很多。这是我每次搬家的感受。书也是如此,每次搬家都把书装在最结实的箱子里面。而且也会提醒搬家公司的师傅,“这一箱是书,很沉。”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