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原文的风格

话说做什么的不吃什么。比如做薯片的不吃或者不再吃薯片。还比如菜农不吃自己卖的菜,只吃自留地上给自己种的特供菜。更绝的是自从开了饭店就所有饭店都不去吃了,即使被迫去吃也只吃几种菜。至于我,翻译做久了就再也不愿意看翻译的书了。如果一定要看也是挑着看,比如美国人伊迪丝•格罗斯曼翻译英文版《霍乱时期的爱情》,原文是作者马尔克斯用西班语写的。还比如梁实秋翻译的《沉思录》,傅雷翻译的法语小说。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知道内幕。

Continue Reading →

二则:德式英语和基本问题

一则: 今天彻底给德式英语折服了。不说“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受邀吃饭的人是一个群体,无法知道每个人的名字(如展会的观众),则不必提供人员名单”,而是说“在例外情况下,如果受邀吃饭的人可以用一个明确的集合名词涵盖,而且这些人的名字无法确认和证实(如展会的观众),则不必提供人员名单”。明确的集合名词?欧麦雷的嘎嘎!这是双保险,就好比动车追尾了,铁道部怕没死的乘客不死,先放倒车厢、破拆、掩埋,然后再挖出来拉走。

Continue Reading →

记梦

今早在一个梦中醒来。 学校大扫除,男女同学们在校园里热火朝天地大干一场后,拖着工具列队往班级走。而我要去跟负责其它任务的另一批同学会合,正好与迎面与他们相遇,彼此相视而过。我看见他们一个个年轻的身影,每个充满朝气的面孔上都洋溢着劳动之后的喜悦。这时,我们都看见旁边山上一个特别显眼地方,里面好像夹着煤。于是,我们二哥绳宪国上前用一把铁锹一锹一锹地铲出了很多可以做燃料的煤。我们都很高兴,跟找到了宝一样!

Continue Reading →

用搜索引擎都搜索些什么?

我用雅虎的站长工具来统计每天都有多少人、哪些人(IP地址)来我的活龙博客了。非常可怜,每天有只有25到80个人来我的博客,平均每天有30个人。当然,我也应该感到满足了,要是在没有互联网的从前,我还没有机会让人欣赏我的大作呢。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