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篇

看见了吧。我这个贱人是半夜爬起来写这无聊的日记的。自从被绑在公司这部战车上之后,即使够不上日理万机,也是难得闲暇的。在闲暇时,也不干正经的事情。看着自己这些年来买的一排排崭新的书,感觉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千里迢迢的把他们请到我家,难道就是让它们无聊地站在书架上或者躺在床板底下不见天日不成?书们,我真的是对不起你们啊。我改,一定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