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从语言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新冠肺炎防控比国外好

疫情防控是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课题,它有很多个方面,医疗也只是其中的一环。我们也可以从语言的角度来观察。比如,要想防控好新冠病毒肺炎,首先人们得重视,重视程度如何,疾病的名称很关键;其次病的名称写法要简单,复杂还是简单,对抗疫宣传也有影响。

Continue Reading →

汉语普通话“有+V”完成体学习笔记 ——石毓智《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第十一章“认知因素”阅读笔记

在本章中,《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语法化理论》)作者以领有动词“有”向完成体标记发展为例,力图说明语法化当中的认知因素,即领有动词“有”的语义与完成体具有相宜性:领有动词所表示的在过去某一时刻拥有某种东西及其具有的现时“实用性”分别对应着完成体所表示的过去某一时刻发生的动作及其具有的现时“相关性”。

Continue Reading →

释“调停”

训诂学以正确解释古代的词义为核心任务,是学习和研究古代文献资料必须要掌握的一门学科,而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中国历史、语文学习也需要从训诂学入手。(郭芹纳,2015:3)现代汉语的词汇源自古代汉语,汉语词的语素含义也蕴含着古代汉语的“秘密”。如果掌握不好训诂学的原理和方法,对现代汉语的词汇就会缺乏深刻而透彻的理解,只能做到“知其然”,而做不到“知其所以然”,有时甚至连“知其然”也做不到。

Continue Reading →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要真正读懂《经济学人》这类英文原版财经文章,分析字面的意思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同样关键的是对主题内容和相关的经济、政治情况要有足够的了解,否则就只能深陷文字的迷魂阵。其实,翻译工作想做好也未尝不是如此,相关的“语言知识”、“专业知识”和“百科知识”都要过关,任何一个方面有欠缺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经济学人》中的中美制造业 2017 年 1 月 7 日出版的《经济学人》第 8 页上有一篇很短的文章《钢铁人,纸牌屋》(Men of steel, houses of cards)。文中说,中国政府补贴国内行业,使得廉价的中国产品倾销国际市场,导致美国相关行业的工作机会流失,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现已就任)则打算向从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文章作者认为,对中国的钢铁等产品加税是正确的,但要是对苹果手机这类产品加税则是搞错了状况。文章有一句说: China’s government does not subsidise the…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