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来北京看我 0403

我妈来北京看我 0403

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最爱我的人是我的爸爸和妈妈。去年非典的时候她也来看我(当时北京居民还不知道非典已经很严重了)。我已经两个春节没有回家了。想他们的时候就会梦见他们。跟上次不一样,这次我终于可以”付钱如流水”般的孝敬父母了。我在北京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我那拿不回来的房租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我那拿不回来的房租

今天是2003年1月24日星期五(22:47)。明天周末,难得我有心情愿意写点在北京的感想让朋友们看看。今天很郁闷。原因是我从海淀搬到朝阳的时 候,跟那里的房东讲好退我房租的,今天跟他家联系,她妈的挂我电话,还不接我的电话!死老头子,等我确定他确实不想还我钱,那他就等着把自己的两部电话换 掉。我天天在网上公布他家的电话,让他每天接到N次电话问他房子出不出租?你要租房子?你又要买二手电脑?你要征婚?直到他死!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这叫冬天?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这叫冬天?

北京的冬天也叫冬天?一月份跟春天似的。圣诞节那几天是冷了点,不过跟哈尔滨差远。在哈尔滨我必须穿棉裤,在北京连薄一点的棉鞋都不能穿,热!公司里热。 外面下雪了!快看呀,多好看,地上都是白的!我一看,切,这也叫雪?连个雪人都堆不成,一会儿就化掉。这里的雪跟哈尔滨的就没法比,哈尔滨有冰雪节,如果 2002年哈尔滨的那个冰做的世纪坛搬到北京,上午是好的,中午就化了,下午再一结冰,我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变成金字塔。我跟北京的同事和老板讲大兴安岭 的雪和冰,他们就像听欧洲的故事一样。 * 你问我为什么是金字塔?因为它没准会变成华盛顿纪念碑,谁知道会融化成什么样子……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怎么买衣服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怎么买衣服

不好意思说,想想那几年在哈尔滨剩下的区区数千块钱大概都是没买衣服剩下的。为什么不买?我不会买!怕买了不好看。不敢买!怕挨宰。内衣嘛,只好大部分自 己解决的,要么买贵的,要么买便宜的,因为我知道自己买的东西物有所值。我的所有外衣,裤子都是我妈或者我弟弟给我买的,更甚的是我在哈尔滨的时候家里在 大兴安岭买衣服然后给我寄过来,或者老妈去哈尔滨看我的时候给我买的。(注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自己买单的^^)说了不要笑!刚到哈尔滨的时候我穿什么 外衣、衬衣现在基本还是什么样!朋友给我设计主页,要画我,从网上下载打印了几张我那个时候的照片,我看了想笑:注意到了吗?那个时候我的衣服跟现在一 样!前年的照片!回答:我注意到了,实在不行我帮你买衣服好了。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一直找不到这么个人!上帝耶稣基督……我就奇了怪了,衬衣怎么也穿不 坏呀。衣服一定要换一批了,因为工作需要。但是如果不需要,不换也行…….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怎么吃饭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怎么吃饭

哎,我宁愿吃完饭全包洗碗也想别人给我做饭吃!但是这种幸福时光只有一个月,我搬家了就得自己做饭。这两天公司中午盒饭,菜多吃不了,带回家吃好主意!我 的一个同事看见我两次就说,你不会是中午省着吃晚上带回家接着吃吧?天,这都被看出来了?今天的真有那么一点点想法(尽管最后还是忘在办公室里面了)。那 怎么行呢?不要对不起自己啊?多给自己做点好吃的,不行买本菜谱什么的看着做,粉丝,醋溜白菜什么的,肉丸子也不难做,饺子馅买回家用勺子整理成圆形就可 以了。说到这里我非常想念哈尔滨的各种保鲜期在45天袋装牛奶,各种口味,北京的就不行了,我在哈尔滨已经熟悉的种类在北京少不说,纯牛奶大都是大包装, 小包装的是高级包装,贵,容量包装符合我标准的吧,保质期都是几天的,还得冷藏,麻烦!有一天终于在超市看见了哈尔滨产的龙丹牌(哈尔滨没人不知道)的胡 萝卜汁!欢天喜地买回家,喝完一看账单,一块五一个,瓦,这东西在哈尔滨一块钱一个。想想,运过来要路费的。赫赫。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美籍华人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美籍华人

那得先说美国人,我学的是美国人的英语,在家乡的时候一直想认识一个。到哈尔滨没多久认识一个美国波士顿来的留学生,学地理的。他去学校做外教,我那个时 候在那是试用期中的英语老师。欣喜的发现他说话跟我一直学的差不多。他姓Hugenburger 名字是Joel,于是有了个奇怪的中文名字-胡庚周。我怎么听怎么像糊涂粥!第一个认识的美籍华人,也是我在北京认识的第一个讲英语的外国人。他是开英语 培训学校的,看起来他什么都做,听说还做过演员,演过白求恩的助手。1988年就来中国了。母亲中国人,父亲拉丁美洲人。海外华人都回来教中国人讲英语 了,外国大牌公司都来中国发财。中国,不发达才怪。我对他说 :”China is bound to rise because even overseas Chinese are coming back to help it grow.” 他听了,眉毛一挑。我这么说是从中国主人的角度来说的,我想说的是:连你们这些不是老外的老外都来给中国卖命,中国不发达才怪!有一点要说明,尽管他在给 中国打工,但他看起来好像觉得自己比中国人高级那么一点。还有他的澳大利亚籍雇员,反复强调自己是”老外”, “对不起,我的中文不好。” 其实还不错的,就是口齿不太清楚而已。听他说过,她是澳大利亚回国的华侨。看起来大概也有外国血统。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在上海的同学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在上海的同学

上海的朋友 我们是初中的同学。说起来我们好几年没见了。自从他2000年底去上海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算来有两年多的时间,有四个4个年头,甚是想念。本来都说今年 2003年过年要回到大兴安岭,可是后来都改主意了,今年过年没得见了,上海离北京不算远嘛,呵呵,肯定有机会见面,但是要凑巧才可以。从家乡去哈尔滨还 是他的建议,我刚去没多久他大学毕业了,分配到了宁夏一个听说打个电话要走数十公里的地方。这小子一挥手不干跑到上海去了。这小子自己跑了,把我”抛弃” 在哈尔滨。我本来一直想去上海投靠他来着,后来因为种种考虑选了北方的北京。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新工作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新工作

这是我的工作了,也不知道大家感不感兴趣。我随便说点,我刚刚开始自我培训,公司说我的同事会帮助我尽快熟悉掌握。但是我觉得自己一定要从头到尾看一遍材 料,不懂的地方再去问同事。我从来都是在别人间接或者直接帮助下自学完成任务的。我要做的是,CMMSM一个月内熟悉,两个月内掌握。第三个月加深,或者 也许研究一下CMMISM(CMMSM的更新换代产品)。那就是大量阅读数遍相关材料,观看数遍以前的录像资料。今天看了第二盘,感觉有点意思。现在我得 要适应英国人讲的英语了… …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新朋友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新朋友

朋友的情况 他们大都是我来北京刚刚认识没多久的,他们都好用功啊。他们都是外地来北京的。有的来北京就为了学习她认为重要的东西,办公自动化之类,不过我 始终弄不明白小小年纪为什么不上大学。有的白天上班,下班直接去补习班学自学考试的课程,然后回家后接茬学习或者加班,周末比工作日起床还要早,因为要上 课。还有的学起程序来加班加点,有的人要看的书是一堆一堆的。我觉得这是能量,中国不可能不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