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谁写的?

很多《红楼梦》小说爱好者(这个词太旧了,应该叫“红粉丝”)知道小说的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的;如果知道得多一点,会知道这后四十回写得不太好,不但文笔不如前面,而且人物与前面完全不同,好似电视剧的一二部之间主演突然换了一样;再知道多一点的,会愤恨高鹗和程伟元篡改前面作者曹雪芹的本意,误导了《红楼梦》读者很多很多年,直到胡适发现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不是一个人写的,一切才拨乱反正,红迷们也幡然醒悟,痛骂程高不是人。

Continue Reading →

夏天终于来了

*今年真是很奇怪。大家都知道的就不说了。可能不知道的比如,连我们老家大兴安岭也地震了,往年很凉爽的夏季在那也变成了晚上30多度、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的郁闷热天气。相反,在同一时刻,北京的桑拿天迟迟不来,昨天晚上的过堂风还是那么的凉爽。这一开始的凉爽也让我惴惴不安——因为闷热迟早会来!这不,今天就来了。

Continue Reading →

零八夏日杂记

*这个世界很疯狂,炒股票因为股价狂跌会去交易所抗议,炒房子的因为房子降价要开发商补偿。奇怪的不是炒家要补偿,奇怪的是开发商真的补偿了。这其中的道理就好像我买了台电脑,后来促销降价了,我去商家要其中的价差补偿,而且商家也补给我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真的是不太明白。炒家、炒家,赚不到钱,却让别人补,而且别人也乐意补。其中的奥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Continue Reading →

他们都算是什么东西呢?

北京奥运临近,全球上演抵制秀。有因为中国人权不好退出的火炬传递的,有因为中国纵容苏丹退出的艺术指导队伍的,有因为中国在西藏怎么样怎么样要退出这个退出那个的,又要不参加开幕式什么的。就好像他们来了北京看奥运会吃了多大的亏,屈了多大的尊似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