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东西

也许是意料之外,也也许是意料之中——三聚氰氨(melamine——我这两天新学的两个词儿)能掺进去的不光是三鹿的低端婴儿配方奶粉,还有其它牌子的,包括蒙牛和伊利这两大奶制品企业,而且雪糕里面也有(伊利牧场大果粒酸奶味冰棒)。根据最新的检查报告,14号之后生产的液态奶没有查出有三聚氰胺。我比较喜欢喝酸奶,不知道酸奶查了没有。

Continue Reading →

奥运杂记

*我想过刘翔可能得不了110米栏的奥运金牌,原因无它——只是觉得期望太大最后的结果常常就是失望。但没想到会是因伤退出比赛这种让人失望的方式。好在刘翔还很年轻,等伤好了,身体恢复了原状,还能继续在国际大赛上争金夺银,一直保持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现在刘翔的压力是多重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比如,他早已经不是四年前雅典奥运会之前的“穷小子”,而是一个身价与姚明比肩、一次代言上千万的体育明星。无论是失败还是因伤影响了比赛发挥,他那代言费没有一个不与他冠军的头衔和地位相关的。只有“最”这个字才能配得上Visa、平安、EMS、可口可乐,没有了冠军,尤其是奥运冠军的头衔,一切都会打折扣——在人们的心目中,因为“你已经不是冠军了”,广告就没了那个效果。这还只是其一,也许对刘翔影响还不是最深的,因为现在钱对于他来说,只是纸上的数字而已,他可能已经没有了直观的感受。更重要的是他可能会失去一种战士的荣誉感——退出比赛,连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刘翔太年轻了,可能有很多人都看不上他少年得志的狂妄样。有了这次经历,对于他成长为一名真正伟大的运动员会有很大帮助——你不能总那么一帆风顺。希望刘翔从此成长起来。其实,刘翔铩羽而归对我的最大影响就是——中国的奥运军团男队的成就与女队相比正应了那句成语:阴盛阳衰,虽然今年的不那么明显,但我还是等着他给中国男人提气呢。

Continue Reading →

红楼梦谁写的?

很多《红楼梦》小说爱好者(这个词太旧了,应该叫“红粉丝”)知道小说的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的;如果知道得多一点,会知道这后四十回写得不太好,不但文笔不如前面,而且人物与前面完全不同,好似电视剧的一二部之间主演突然换了一样;再知道多一点的,会愤恨高鹗和程伟元篡改前面作者曹雪芹的本意,误导了《红楼梦》读者很多很多年,直到胡适发现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不是一个人写的,一切才拨乱反正,红迷们也幡然醒悟,痛骂程高不是人。

Continue Reading →

夏天终于来了

*今年真是很奇怪。大家都知道的就不说了。可能不知道的比如,连我们老家大兴安岭也地震了,往年很凉爽的夏季在那也变成了晚上30多度、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的郁闷热天气。相反,在同一时刻,北京的桑拿天迟迟不来,昨天晚上的过堂风还是那么的凉爽。这一开始的凉爽也让我惴惴不安——因为闷热迟早会来!这不,今天就来了。

Continue Reading →

零八夏日杂记

*这个世界很疯狂,炒股票因为股价狂跌会去交易所抗议,炒房子的因为房子降价要开发商补偿。奇怪的不是炒家要补偿,奇怪的是开发商真的补偿了。这其中的道理就好像我买了台电脑,后来促销降价了,我去商家要其中的价差补偿,而且商家也补给我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真的是不太明白。炒家、炒家,赚不到钱,却让别人补,而且别人也乐意补。其中的奥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