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新朋友

朋友的情况 他们大都是我来北京刚刚认识没多久的,他们都好用功啊。他们都是外地来北京的。有的来北京就为了学习她认为重要的东西,办公自动化之类,不过我 始终弄不明白小小年纪为什么不上大学。有的白天上班,下班直接去补习班学自学考试的课程,然后回家后接茬学习或者加班,周末比工作日起床还要早,因为要上 课。还有的学起程序来加班加点,有的人要看的书是一堆一堆的。我觉得这是能量,中国不可能不腾飞。

Continue Reading →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工作

北京不好找工作?好找?想来北京的大概都想知道一下。我在哈尔滨的朋友有人想来北京看看,想在北京上班,这里毕竟是祖国的首都,中国数一数二的大都市,机 会非常多。北京绝对是一个全国性的城市,这一点跟哈尔滨、沈阳、西安、重庆等等地方性城市绝对不一样。这里有全国各地的各色人等,前几天听网上说北京有外 来人口386多万,来北京之前我看到统计数字,北京外来人口(中国籍)里面专科以上学历者不到10%, 就是说,大多数是无太多知识和技能的劳动力。现在说那10%,高学历,高能力,全国各地的各路高手。10%和90%的各自内部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了,再 加上要跟北京当地人竞争,一个词形容—白热化。有一点是清楚的,两类人彼此威胁不到饭碗,不构成竞争。说说北京的工资水平。保安等等是800元/月 (包括吃住),一般公司的秘书大概1500元/月(也许中午管饭,管住基本上是不能的),一般英语培训教师大概2000元/月,程序员低的3000元 /月,高的10000元/月,我的这行—翻译(据我所知)从1500-6000元/月都有。(我的多少?可可,这个保密,现在不兴问这个,因为你的很 可能跟我的相差很大,说了对谁都不好,呵呵!)低于800元/月,高于10000元/月的那部分我就不太知道了。说到从外国来的外来人口,这是个指标,表 明北京离国际化都市的距离还很大。国内的外地来京人口在北京人口中的比例表明北京绝对是全国性的城市,但外国人口的比例表明它绝对不是国际化的城市,正在 开始成为一个而已。不过你在哈尔滨看不到白人老外捧着教日语的书坐公共汽车,北京有。

Continue Reading →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电脑

正在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大个人电脑消费市场的时候(大概),我也有了自己的个人电脑。要它干吗?工作学习生活需要。我的公司要培训我CMMSM(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方面的知识。有书要看,还有视频材料要看。(注:上标SM是”服务标志”的意思,英文Service Mark的首字母缩写;您可能知道TM在MacromediaTM 里面的意思是商标…..我刚刚知道SM是这个意思,如果您对CMMSM感兴趣,请访问http://www.sei.cmu.edu)。 很明确,我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熟悉CMMSM,因为公司很快就要重新开始这方面的工作了。这个春节假期我可能就看那一堆光盘了。(对了,今天平生头一 张自己买的DVD在我的机器上居然不好使,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我文字处理也要用到机器的,不可能为了写东西要留在公司很晚,呵呵。至于学习,这和工作有 点分不开,其他的,我要阅读一下在公司下载的资料,我当然希望自己在家可以上网浏览下载发邮件,花点钱我也愿意,但是我不愿意跟我的新邻居算电话费,好麻 烦。不过反过来想,也许我省了一笔开支,因为自己不用掏拨号的费用了嘛,呵呵。至于生活方面的用途嘛,听歌,也许看看影碟什么的。说到看影碟,我真有点矛 盾,娱乐当然没问题,不过花大块的时间看故事我觉得是罪过,对不起我的时间。当然不要误认为我很珍惜间,很用功,完全不是,其实我在公司(这几天,春节假 期之前)挺浪费时间的,我知道要看材料,但是老板不在的时候我怎么也用功不起来^^(该紧张的时候我会紧张的)。 反正我会避免看电影之类的影碟,我会内疚(”…..这人有点变态…..” “阿呸!你才变态。”)来北京不久发现总觉得自己生活中总是少了点什么,一直没想到明白或者说没想,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朋友有个MP3播放器,那种挺高级韩 国货,听说一千多块钱呢。我才知道,我的生活少了音乐!在哈尔滨的时候,白天在公司有各种自己爱听的音乐,在北京,公司里不能放歌(老板在的时候,呵呵, 不在俺们就听听,可惜不全是我爱听的,有人爱听”每个男子都为我倾倒””阿沛,你以为你是谁啊?”),回到家里呢,前段时间有电视可看,但是感觉没劲,基 本上不怎么看。于是搬家之后,借朋友买电脑的东风我也顺便买了一个,要我自己去买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又想到今天买的DVD,居然不能放出声音图像来,我 的机器不会有什么毛病吧,一定是光盘!郁闷! ……知道什么毛病了,因为我的不是DVD光驱,”这么落后的产品让你给买了…”

Continue Reading →

哈尔滨的故事 (2)

(2000-2002) 中央大街 我在2000年来哈尔滨之前就去过中央大街一次,好象是在1993年,当时没觉得怎么特别的好。只记得街的两旁有卖鱼的,现在早没了,两边都是人行道,两边的店铺特别的漂亮,大都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欧洲风格建筑,说来也不奇怪,因为这里曾经是类似俄罗斯殖民地的地方,这种建筑大概是他们留下来的。行走在花岗岩铺成的路面上,让我这个来自大兴安岭的家伙有双重异样的感觉。一个是:哇赛,这里是城市诶,看看两边的建筑有多漂亮,街上的人大都是一对一对的恋人,窗明几净的店铺,这种城市的街景太美了。另外一个是:在中国土地上还能看见这美丽的异国感觉太太美妙了。很久以来,哈尔滨都是一个欧洲建筑风格的北方名城,至今还能出中央大街以外的地方见到风格与旁边其他建筑迥异的漂亮房子。听说以前拆掉了很多,真是太可惜了。

Continue Reading →

哈尔滨的故事 (1)

(2000-2002) 哈尔滨混三年 在哈尔滨混了将近三年,从懵懂的学生变成茫然的职员,成了办公室白领,我妈以为“坐办公室”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其实她哪里知道,除了这个我还会干什么呢?白领是白领(我认为白领就是“White-collar”,“脑力工作者”,从“White-collar”到“白领”增加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涵义,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工资不多,还不算太是白领,呵呵。时间过的飞一样快,回头看看不知道那段时间到底怎么熬过来的。记得那个时候感觉有些得意洋洋,天天上网,闲逛,想干嘛干嘛,边工作边学习,这样的日子还是可以的。住着别人的房子也还不错,自己挺逍遥自在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