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

如果买书不看是罪恶的,那么我已经罪孽深重。就拿最近几个月来说,四月份买了 8 本老舍的书、一本陆谷孙的《英汉大辞典》、一本吴光华的《汉英大辞典》;五月份买了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r)的《第三帝国兴亡:纳粹德国史》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这两个月还算是我的“常规”买书月。六月份网络书店大促销,于是这个月的买书量也“爆发”了。

Continue Reading →

短信拜年这件事

新年新气象,我把手机的来电铃声和通知铃声也改了。每年这个时候,手机都会不停的响起拜年短信。今年也不例外,从昨天开始就“铃儿珑”“铃儿珑”(新年设置的短信声)地收获祝福了。我曾经主动发过拜年短信,然后再陆陆续续地收到“回复”的拜年短信,也曾经不动声色地坐等收获拜年短信,看看哪些人会在辞旧迎新的时候“想着”我,测试一下自己的人品,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回复,没“想着”我的,我也就不“想着”他了。

Continue Reading →

每周杂谈:我当爹了、活龙博客新生

*成为父亲是男人继结婚之后的另一件大事,它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为了给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我只能更加努力地去挣钱了。2010 年 11 月 21 日星期天凌晨,已经过了预产期三天的老婆开始肚子疼。到医院挂急诊。大夫检查后,认为距离孩子生还要很久,建议我们先回家,白天再来。早上,老婆住进病房。晚上我在医院陪护,老婆肚子疼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十点,进了产房。到下午五点也没生出来,后来就改剖宫产了。儿子从手术室出后送去产房,我妈和丈母娘跟着过去。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了好久(焦急的等待总是漫长的),老婆才被推出来。

Continue Reading →

儿子的心跳——记老婆怀孕(2)

回不到过去了 也在上个星期,丈母娘想女儿。百忙之中从秦皇岛来北京,来的时候带了一箱活虾。可惜路途奔波,到家之后全都闷死了。这个时节活虾不容易买到,还特别贵。这一箱虾是我岳父好不容易搜罗到的。他老人家一直都惦记那些虾能不能活着到北京。

Continue Reading →

互联网杂谈

最近网上扫黄,无辜的个人站长受到连累,无不战战兢兢。也不光是像我这样的个人站长,大网站现在也是服务器该拔线就拔线,站点、频道该维护就维护,服务器该找不到的就找不到。于是乎,很多人就开始出逃了(域名空间均挪至国外,当然cn域名是挪不了的)。我还好,除了一个常用的SureFire.cn和注册了未来N年但几乎不用的几个.cn的域名以外,我的主力博客的域名和空间都在美利坚合众国法律的保护之下,暂无安全方面的担心。其实,我早就觉得我那个.cn域名的红楼梦苑论坛早晚有一天会办不下去的,原因很简单——最基本的域名所有权都是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