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我的这一年

2010 年是我的一个丰收年——头等大事就是,我荣升为父亲了,家里开始热闹非凡;儿子刚出生不到 40 天,每天都给家人带来惊喜:出生之后,能吃、能睡、能拉,很快长出了大脑袋和红红的小脸蛋,脖子能自己让大脑袋立起来了,会笑了,会抓了;他脾气不小,安静时是白净的诸葛亮,一使劲是红脸的关公,再使劲是黑脸的张飞,哭起来就是声泪俱下的刘备*。儿子还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北京人,出生一个星期就有了 110115 开头的身份证号码。大人没有北京户口还没什么,小孩有了北京户口以后上学能省很多麻烦。

Continue Reading →

2010 年 12 月 30 日地铁大兴线开通,有图有真相

盼了一年半,从 “10 月 18 日开通”、“11 月 18 日开通”到 “12 月 18 日开通”这些折磨人的大道、小道消息,让我望穿秋水的地铁大兴线今天终于开通了。它的开通意味着大兴居民时空概念的巨大变化——即使在最堵的时候,进城也用不了一个小时。明年夏天,晚上想去西单遛弯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半个小时四十分钟*就能到啦!

Continue Reading →

从阿桑奇想起美国《人权法案》

前两天跟一位朋友聊起维基解密和阿桑奇,聊了中国进步步伐的问题,并与西方发达国家对比。讨论中达成了以下一致:西方的民主是金钱的游戏,中国的民主是权力的游戏;在西方,有钱就有权;在中国,有权就有钱;因此,两边一样,钱和权之间只有一道旋转门。

Continue Reading →

貌似无聊但很有意义的问题:北京和北京市有区别吗?

我想起了这个很多年曾经问过别人的一个问题。我觉得二者有区别。北京不是有“京通快速路”吗?不是有从“怀柔”到“北京”的长途车吗?不是有人觉得只有二环里面才算是“北京”吗?不是还有觉得“城八区”(在北京(崇)文(宣)武全废、四核变双核之后,现在应该是城六区了)才是“北京”吗?

Continue Reading →

夏日谈

端午假期的时候,平生第一次买了空调了,还一买就是两台。有了它,夏天就不用汗流浃背、吹着热风扇吃饭、干活了;冬天也不用抱着棉被、手脚冰凉地敲键盘了。以前,这些都可以忍。也租过有空调的房间,但觉得空调用电太费,老旧的空调吹出的空气充满了“百年老灰”的气味,心存畏惧,就宁可不用了。实在太热了,就跟大家一起躲到客厅去吹会儿空调。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