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有人说,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不是中国人。其实,这么说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什么是“中国”,什么又是“中国人”没有事先界定,说了等于没说。西方人口中的 China 很多时候只相当于我们所说的“中原”、“中土”,或者他们自己定义的 China proper(中国本土),不等于我们所理解的“中国”。如果把“中国”缩小成汉人的“中原”,成吉思汗自然就不是中国人了。但是,要是把“中国”放大成一个不以“汉族王朝疆域的变更和伸缩为历代中国领土范围”的国家,而以“现代中国领土”为准,凡在此版图之内者皆视为“历史上的中国”,认为它是“经历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权的连贯历史的整体”,那么成吉思汗就既是蒙古人,也是中国人。很明显,对于什么是“中国”和“中国人”并非是对历史“客观事实”本身的争议,而是对历史事实“人为解读”时出现的争议。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还是中国和西方对中国历史话语权的一种争夺。

Continue Reading →

拒绝汉译“欧化”

在翻译时出现“欧化”,与其说是翻译问题,不如说是译者的语文能力和态度问题。现代汉语书面语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成熟了,它以经过提炼的普通话为基础,把口头无法有效表达的意思用接近口语、朗朗上口的书面方式表达出来,并符合书面语用词精审、结构谨严、逻辑性强的特点,同时吸收传统书面语的养分。这种书面语的写作技能只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和大量的练习才可能掌握。

Continue Reading →

原文的风格

话说做什么的不吃什么。比如做薯片的不吃或者不再吃薯片。还比如菜农不吃自己卖的菜,只吃自留地上给自己种的特供菜。更绝的是自从开了饭店就所有饭店都不去吃了,即使被迫去吃也只吃几种菜。至于我,翻译做久了就再也不愿意看翻译的书了。如果一定要看也是挑着看,比如美国人伊迪丝•格罗斯曼翻译英文版《霍乱时期的爱情》,原文是作者马尔克斯用西班语写的。还比如梁实秋翻译的《沉思录》,傅雷翻译的法语小说。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知道内幕。

Continue Reading →

英语翻译工作中能用到的通用类辞书

翻译想学好,工具书是必备的。工具书与其它书籍的一大不同是知识含量密集,每本都是宝库。不用到各种材料里面去费力搜寻,一本好的工具书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方便、快捷。虽然下文列出了不少汉语和英语辞书(主要是英语),但主要还是我已经购置的或者多少了解一点的书。如果读者诸君有更好的辞书,也请一定分享。

Continue Reading →

相亲=blind date?

新浪微博网友“夏威夷暖风”在一篇长微博里面说,“相亲”等于“blind date”。但我认为 date是普通的“约会”、“对象”。“相亲”可是为了结婚由介绍人安排的相看,blind date 根本没有这个“觉悟”。另外,我觉得相亲的双方也不一定从未打过照面,跟 blind date 的完全瞎蒙不同,但这不是重点。

Continue Reading →

丧事喜办和喜事丧办

所谓丧事喜办,原本的意思是已经很高寿的人寿终正寝了,亲朋好友办丧事时是高高兴兴的,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大家叙旧的好场合。人们乐于参与这种丧事、不甚感到伤悲也是有合理原因的。比如,老人有可能已经受尽了病痛的折磨,顺应自然规律地离开这个世界,对其本人是一种解脱,对亲人未尝不也是一种解脱呢。人类的发展固然少不了对过去的怀念和反思,但毕竟还是要向前看的。可是,那种英年早逝、暴死街头、死于非命的生命逝去绝对不可“丧事喜办”。原因很简单,时间未到而生命凋零,这对家人、亲朋好友乃至人类都是一种极大的损失。

Continue Reading →

谈自由与民主

三年多以前,我想通了“台湾问题”:台湾,它可以维持现状,可以跟大陆统一,也可以独立,何去何从它自己选。今天,我想通了“自由”与“民主”:法治是自由与民主的基础,一切不以法治、自由、民主精神为准绳的自由与民主诉求都是假民主、假自由的欺骗。而且,我觉得,跟这些柿油党分子比起来,五毛党和伟光正更靠谱一些,因为他们做的我们都看到了,算是“熟悉的魔鬼”,但那些假自由、民主之名鼓噪不休、泯灭良心、为非作歹的柿油党人,一旦得了势,那嘴脸会比五毛党还丑恶,行为会比伟光正还凶狠。我心中的理想自由、民主必须要通过符合法治、自由、民主精神的方式来实现,因为中国现在不需要再来一次天翻地覆,不需要无序、混乱的政治革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