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世界银行做口译

我最喜欢北京的一点就是:没准儿什么时候好机会就能砸在我的头上。那天下午,我和世界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一起坐出租车到国家发改委,同它的一个司长及其手下讨论中国劳动力市场问题。世界银行和发改委居然能和我联系到一起,我怎么能不激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