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评《人之常情》——天下有雪之《再说人之常情》

信者恒信,疑者恒疑

雪兄多次提到这个命题,并且认为方韩之争的结局会是如此。但鄙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韩寒的作品是否有人代笔”这个问题只有两个答案:要么代笔了,要么没代笔。到底代没代笔这是一个事实,并不以人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为转移。就好比一块石头,雪兄说它是石头,我说它不是石头。石头就是石头,我认为它不是石头它也不会变成一块大钻石。信或者不信韩寒是否代笔怎么可能是最终的结局?

雪兄低估了自己说服别人的能力,也低估了鄙人“见贤思齐”、“知错就改”的意愿。比如,方舟子对《求医》一文的多条质疑,现在就剩下“医生让我指出痒处,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这一条没有得到证据的合理解释,有人把它解释成文学修辞,我觉得也说得过去。

韩寒要说服别人他的作品没人代笔其实非常简单。还记得变态辣椒那幅《无法自证的男人》漫画。虽然漫画相当不雅,类比也不是十分恰当,但是确实为韩寒证明自己提供了一个方向。一个男人要证明自己行不行,确实不便公开,但一个作家要证明自己行不行有必要那么不好意思出手吗?

韩寒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也说过“作品里面见分晓”之类的话,但迄今为止他的回应让我更加疑窦丛生:17 岁就写成《三重门》的韩寒在 13 年以后写的几篇回应博文实在让我想象不到他曾经是一个少年天才作家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以写作为生;4 月 1 日韩寒在自己博客和微博上发布的《写给张国荣》标点错误、语病、拗口又一次让我叹为观止,再与《光明和磊落》上的自序版一对比,更是让我浮想联翩。

我从1990年上初中开始学英语,从2000年开始做英汉、汉英的翻译工作,虽然算不上什么翻译大家,但“优秀的翻译匠”这一称呼我是当之无愧的。这么多年来我做了各种领域很多高强度的笔头语言文字工作,对汉语书面语的敏感程度和对各种知识的涉猎范围远非外行人士所能比拟。假如要是有人质疑我的语文能力和翻译能力,我也会像韩寒那样发博文自证,但绝对不会发了几篇让人揪住无数个小辫子。就如李敖所说,一个臭鸡蛋吃一口就知道它是个臭鸡蛋。其实,更高明的人用鼻子闻一下就知道,咬一口都多余。从韩寒被质疑开始,他在博客上发布的所有帖子都是臭鸡蛋,4 月 1 日的《写给张国荣》更是臭上加臭——用拙劣的文笔消费死去的人。

关于对事与对人

雪兄说:“我基本上对事不对人,兼听则明;你基本上对人不对事,偏听则暗。”鄙人“兼听”还是“偏听”上文已经述及,这里不再重复,就说在这次的争论中我“对人”还是“对事”。“反对美国政府”和“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这种区别,是我也跟别人说过的话。这次雪兄提起,就好比一个基督徒碰到一个讲经的传教士——兄弟不必再说了。

如果我是对人,那么就是无论韩寒说什么、做什么、写了什么,无论对错、好坏,我都无原则地仍然一口咬定韩寒没有作家的写作能力、他的作品为代笔。我现在可以讲明,如果韩寒说的、做的或者写的能让我相信他确实如其所宣称的那样,我立刻投他的票。

不过非常抱歉,从代笔质疑事件开始到现在,我还没有发现韩寒有让我惊喜的闪光点,但这不是我的错。

关于雪兄是否为韩粉、韩寒的“同路人”

关于是否为“韩粉”一事,雪兄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还拿出了几年前的博文当佐证。我已经仔细看过了,在这里特此收回我说雪兄是韩粉的话。

关于“同路人”(Fellow Traveler),雪兄可能对此有所不知,我再解释一下。“同路人”我是用引号引起来的,表示它是有特定含义的说法,并非是“走一条路的人”。这个“奇怪”的词其实是翻译过来的,原文“Fellow Traveler”的一个比喻含义是“虽非共产党人,但同情共产党的目标和总体方针的人”,后转指“虽非某个群体的正式一员,但同情这个群体的做法的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词有时是贬义的。雪兄当然可以决绝被贴这个“标签”,但我仍然认为雪兄就是韩寒的“同路人”。

这个“同路人”也就是雪兄所引用的押沙龙那句话里的人:“我从来没有押宝,我也从来没有把这当成一个押宝游戏。韩寒事件里,我没有胜败。哪怕韩寒有一天站在聚光灯下,说自己的每一个字都是别人写的,我也没有败,哪怕有一天方舟子站在媒体前,承认韩寒每一个字都是自己写的,我也没有胜。”简单说,“同路人”可以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

关于押沙龙、李海鹏一派的文人骚客

雪兄说:“争论过程中也不乏令人满意之处。我喜欢的那批文人骚客,我微博上关注的那批媒体人,几乎无一例外地站在方舟子老师的对面——再强调一次,他们不是相信韩寒,而是相信证据,同时怀疑没有证据的胡说八道和恶意构陷。他们的言论证明了我先前没有看错人,对他们的喜欢是有理由的,而且没有喜欢错。押沙龙的一段话最得我心,‘我不是韩寒,也不是韩寒的家人,当然不能断定韩寒有没有代笔。我只知道:目前方舟子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韩寒有代笔。他说的常识很多是写作上的伪常识。——即便有一天方舟子找到了铁证证明韩寒有代笔,也不能抹杀我对他的厌恶。因为他曾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时候,就下过一个恶意的断语。’”就从这段话来看,他们得雪兄的“心”恐怕不只是因为他们的才情和文章是否多少因为英雄所见略同呢?

既然如此,那我下面的这段话,就没什么大不妥了吧?

“雪兄说自己并不是韩粉,也不挺韩,无非就是想表明自己所处地位‘十分公正’,‘不偏不倚’——可惜,据我的观察,这两个词很难用在他身上,因为他不但爱韩寒如子女,什么押沙龙、李海鹏一派的文人骚客等其它韩寒同路人也最得雪兄的‘心’。”

关于狗屎论

我的此番话确实不雅,但并非对人不对事。只要狗屎论里面的人迷途知返,先呕吐、再漱口刷牙,我还是欢迎他加入我们的行列。至于雪兄提到的“先入为主”、“缺乏理智”,鄙人不甚明了,只要明示,我又觉得有理,我很乐意收回狗屎论。

关于聊自己的本行

我希望雪兄不要为了反对我的话而反对我的话。关于我的工作和本行,上文已经说过了。相信雪兄已经明白在这种场合,在这种层次的智力对决上,我是不会贬低或者不好意思谈及自己的专业能力的,我顶多谦虚一下说自己是“优秀的翻译匠”。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要向我的同行、我的客户和其它行业的人士表明我是值得信赖的专业人士。这与我在非工作、非正式场合的做法当然是不一样的。如果雪兄在这两种类别的场合里表现与我不同,那我实在是不能理解。

关于破破的桥之《忽悠的原理和技巧》

雪兄推荐的这篇雄文我看了,了解了作者的意思,我也专门在《四评》里面做了回应。

 

5 thoughts on “五评《人之常情》——天下有雪之《再说人之常情》”

  1. 韩寒沉寂了一段时间,最近突然高调重返博客,甚至还开了新浪和腾讯的微博。两篇博文看完了没什么感觉,就觉得韩寒在想方设法替自己辩解。至于带给读者什么,似乎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个作家如果总是不能带来价值,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至于博主说的文字上的臭,没仔细看,有空研究研究。

  2. 韩寒本来就是个被高估的作家,其他的不想多说。
    再有,真受不了你们这些文人咬文嚼字,活龙的文章个人色彩很浓,主观臆断很强烈。活脱脱的一个文人,理科领域一定无建树。
    文字本来就有浓烈的主观色彩,以文字推理客观现实,本来就是件很可笑的事情,所以您写这么多只是想找一种快感,实际上不是在寻找客观真相。

    1. 第一,韩寒吧,他就是个文盲,无耻加无知,不要说“作家”,连离高中60分及格毕业的语文水都差个十万八千里;
      第二,我姑且算个文人吧。你为何要求我在理科有建树?我可以要求你从自己的肚皮里生出个娃来吗?
      第三,你不但在以文字推理我在理科毫无建树,而且还认定我没有在寻找客观真相。关于我的真相你是如何可笑地得出结论的?
      第四,就凭你这与韩寒不相上下的聪明程度,我可以亲切问候你一声————韩寒待你还好吧?

Leave a Reply to 雨戟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