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评《人之常情》——论点、论据、论证篇

方韩之争远未结束,韩方仍在负隅顽抗,方方火力依旧猛烈。今年 2 月 19 日我写了一篇《韩寒代笔门纷争终结》,“天下有雪”(下称“雪兄”)在《人之常情》(下称《人》)里提到这篇博文。最近事多,拖到清明假期了才真正提笔回应。

要驳对方的议论,可以驳其论点、论据或者论证。当过学生、写过作文的人大约都还能想起来语文老师这么说过。

我说:“没有作家不喜欢讲自己的作品,正如没有父母不愿意谈自己的孩子。”

《人》一文表示反对,说:“我偶尔也在微博上说几句自己的孩子的事,但与人当面交流时,我很少拿她的事来津津乐道,原因还是不太好意思。

也许雪兄说的是真实情况,但这对“没有作家不喜欢讲自己的作品”的射击简直就是脱靶:我说过“讲”一定是“当面”用“嘴”讲吗?用笔在“文章”里写着“讲”不是“讲”吗?以韩寒那厮高中肄业作文不及格的素养,让他用嘴巴讲自己根本写不出的作品已经可以把他难为得张口结舌、不知所云了,要让他在纸上写,干脆让他不当作家改行去赛车、泡妞算了。

雪兄又说:“我当然不是什么作家,但也算一个博客作者,偶尔也有人说我写得好,还有人问我怎么写的,我的回答一律都是‘乱写的’。别人夸我我高兴,但我不好意思抒发这种高兴,也不好意思谈什么写作感受。”这几乎就是哑弹。我也是博客作者,要是有谁说我“写得好”,问我“咋写的?”,我当然也会说:“好啥啊”,“瞎写的”。别人随便几句不冷不热的恭维我还能照单全收啊?假如他再追问:“你那段说‘一部分韩粉就像深深爱着韩寒的女人或者男人,恋爱中的人是看不到对方真实嘴脸的;另一部分韩粉就像一岁零三个月的小孩,就知道撒尿和泥,只知道一,二是啥,啥是二根本不知道’写得挺有意思,怎么想到那么写的?”我能不认真对待这人而且好好聊聊我的博文吗?还有,雪兄写博客就是闲着没事玩玩,这是业余玩票,能跟韩寒靠写文章发家致富、妻妾成群相提并论吗?雪兄是做家具生意的,要是有人问他:“你们做家具的木材是怎么加工的,为什么这么好啊?”难道雪兄会说:“没啥技术,乱做的”?

雪兄还说:“确实有人对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但写过东西的人都知道,几乎所有的人对自己的作品完全不了如指掌,更有丧心病狂者彻底予以遗忘。”这堪称炸膛。因为我原话说的是:“每位作家都会对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尤其是刚刚完成不久的。”韩寒一谈自己的小说、聊文学就东拉西扯、语焉不详、做白痴状,哪怕是刚写了一个月的小说也会说“我忘了”,“都不记得了”,“在小说里,我哭了吗?”,还说“世界上本无‘名著’,一本破书读的人多了也便成了‘名著’”;一谈赛车、泡妞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还能把赛车的经验类比到自己的文学创作里面去。韩寒这厮到底对什么更在行?他的记忆力到底是好,还是差?

我建议雪兄还是找找别的论据来反驳我的那几条“常识”、“人之常情”。希望他不要只驳最弱的那几条,“擒贼先擒王”我相信他还是知道的。为了方便雪兄和读者诸君查看,我在这里重新贴一遍我的“常识”、“人之常情”:

  1. 文史知识稀少、语文水平低下、书没读好、甚至不爱读书的人不可能写出好文,遑论长篇大书;
  2. 长篇小说不可能一挥而就;
  3. 文史大家也难落笔成章;
  4. 写作能力只会越来越成熟、有劲道,即使缺了早期的才气,也不可能退化成高中肄业生的初中差生水平;
  5. 没有作家不喜欢讲自己的作品,正如没有父母不愿意谈自己的孩子;
  6. 每位作家都会对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尤其是刚刚完成不久的;
  7. 撒谎容易,圆谎难;
  8. 货真价实的作家,不会在质疑的人打上门来时临阵脱逃,只要几篇文章就能尽展实力,而不是挂免战牌,更不会去麻烦法官来评判笔墨官司。

我建议雪兄驳一下头四条。不管雪兄的再反驳迟来多久,我都乐意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