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老婆上火车

今天下午送老婆上火车。她去贵阳上学,这一去又是四、五个月,要到夏天才能回来。跟以前不同,原来送走的是女朋友,今天送走的是老婆,感觉不一样。

东北人说“上车饺子,下车面”。也有人称这种饺子为“滚蛋饺子”,意思是吃完饺子的人就要踏上旅程——滚蛋了 。我们这个三居室住着三家六个人,但是其中一家的两个出差的出差,晚班的在睡觉。于是剩下四个“人多好干活”,各显身手包出多样的饺子。

驶向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似乎总是十分拥挤。但是还好,我和老婆在车上一个既隐蔽视线又开阔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立足和立大包之地。下车后,我拖着包。不经意间,大包的轱辘碾过了好几个人的脚。我感到十分抱歉。

冲过检票口的最后一百米的速度虽然感觉等于番茄酱流出瓶子的速度,但实际没有花多少时间。进站后,我想立刻冲到她的卧铺旁边,想给大包找一个容身之地。如果太慢,就只能在卧铺底下找个地方。但这似乎不符合安全的原则——要让你的东西时刻处在你的视线之内,至少别人看起来应该是在。车上的人来来往往,没过多久我的右脚也被滚轮给碾了一个完整。看来碾别人的脚是十分可气的一件事情。

想起了第一次送老婆远行的时候。当时也是在卧铺,她的泪水肿了眼睛,淹了脸。她这次还想哭。她把我拉到车的门口,要跟我道别。拥抱之后,发红的眼睛里就盛满了泪水。但是,我没有要哭的感觉,因为我还在固执的认为,老婆就在我身边为什么要哭?其实她的眼泪即使溢出了眼眶我也没有干净的纸可以给她擦擦。

既然是送站,车到了时间是一定要开走的。我下了火车,从窗户和她对望。这时车上的人打开了一扇窗户,就在老婆铺位的旁边。我示意她也可以过去跟我讲话。车上车下的人在握手道别。我也跟老婆握手道别,对她大声的说,一路顺风!车刚刚启动后,走的速度不是很快,我可以走着跟上火车的步伐。车下的人在抹眼泪,我的心也跟着沉。现在我明白了,刚才老婆虽然在身边,但是从现在开始她离我越来越越远了。车越走越快,等她看不着我了。我一个转身,走下地道楼梯,穿过地下迷宫,奔公共汽车站去了。同第一次一样,我的泪水也开始在眼眶中聚集。但这次,如果风再大一点估计就会泪洒西站了。

是日,结婚第35天,谈恋爱第648天,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