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从语言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新冠肺炎防控比国外好

疫情防控是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课题,它有很多个方面,医疗也只是其中的一环。我们也可以从语言的角度来观察。比如,要想防控好新冠病毒肺炎,首先人们得重视,重视程度如何,疾病的名称很关键;其次病的名称写法要简单,复杂还是简单,对抗疫宣传也有影响。

先说语言方面问题,也就是“词”。

最开始的时候,中国给这种病起名叫“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后来简略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还起了个英语名叫“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英文缩写NCP。但没多久世卫组织就一锤定音,把这种病叫COVID-19,意思是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即“2019年发现的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这种病毒除了造成“肺炎”,如果治疗不佳,对其他脏器也有严重的影响,后遗症也不轻,国内外的相关研究已经提出了这些问题。但因为新冠病毒是“新”的,所以全面了解还有待时日。很显然COVID-19的命名更为科学,因此中国提出的英文名字也就没有流行开。但不管医学专业术语怎么叫,中国最常用的称呼一直都是“新冠病毒肺炎”、“新冠肺炎”或者“新冠”(跟十多年前的“非典”——“非典型性肺炎”一样,专业的名称是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即“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

NCP

在中国,无论什么文化程度,但凡跑过医院、有一点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一种病能严重到“肺炎”的程度,那就需要重视了,因为通常无论是感冒还是流感,都很少能发展成肺炎。人们一听见“新冠病毒肺炎”、“新冠肺炎”的就知道这种病很可怕,能立刻警惕起来。

但英语以及其他印欧语系的语言(下文中简略写成“英语”),应该都直接用了世卫组织给的很“科学”但人们并不能一听就懂的——COVID-19或者COVID。

这让我又想起了一个中国人不太能理解的“奇怪”现象: 很多很多英美国家的孩子不知道鸡蛋是鸡下的、牛奶是牛产的、牛肉是牛身上的,猪肉是猪身上的,羊毛是羊身上的。为什么呢?因为英语里的“鸡蛋”“牛奶”“牛肉”“猪肉”“羊毛”这些词都不体现这些动物:

  • 中文 VS 英文
  • 鸡蛋 VS egg
  • 牛奶 VS milk
  • 猪肉 VS pork
  • 牛肉 VS beef
  • 羊毛 VS wool

另外,欧美现在有不少人认为地球是平的,不是圆球,英语里这些人叫 flat earther。这在中国就不太可能,人人从小就知道我们生活的星球叫——地球,“球”当然就是圆的。

COVID-19

也就是说,在英语国家,跟孩子们需要额外学习一番才能知道这些东西“产自何方”“地球是圆的”一样,人们要做一番调查研究或者经过别人指点一下,才能知道其实COVID-19是一种至少能引发肺炎的严重疾病。这对于整个社会达成防控共识十分不利,沟通门槛莫名提高了很多。

再说文字问题。

英语能不能也用“肺炎”这个字眼来让人们警惕呢?也不是不行。英语里“肺炎”是pneumonia。

不过请注意同一个病,中文的汉字和英语的字母写出来有什么区别:

  • 肺炎
  • pneumonia

英文有点长是吧……

没错,那长多少呢……

  • 肺炎肺炎肺炎
  • pneumonia

汉字已经写了两遍半了英文字母才写完一遍。

我的观察是,其他条件都等同的情况下(比如不能用汉语文言文跟现代英文比哪个短哪个长,字体、字号相同等等),中文和英文的区别是“中文省纸费墨,英文费纸省墨”:

同样的内容,即使音节数差不多(也是就是语速相同的情况下,说完同样的内容所用的时间一样),写出来差别也很大。中文省空间,但是打印费墨,而英文则打印省墨,但空间很大。拼音文字“吃亏”之处还在于:一是词与词之间需要用空格隔开,而汉字则不必如此;二是英文的小写字母,书写起来有一些需要“上天”(比如h、k、b、d),有一些需要“入地”(比如f、g、j、p),还有一些就在“天地之间”(比如c、e、o、u),这样一来每个字母就都不能充分地利用空间(大写字母倒没这个问题),而方方正正的汉字则可以上下左右都“占满”,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字体”的“字号”,汉字看着明显比字母大且醒目的原因。联合国各官方语言版本的文件里面,中文版最薄,原因就是这些。

也就是说,在普及新冠肺炎相关知识的时候,即使为了让人们警惕起来用了“肺炎”的字眼,也不便于宣传——拼音文字的空间效率很低。

词典名字的中英文对比

想想汉字简化的漏网之鱼和简化之前的可怕使用场景吧——“饕餮”“憂鬱的臺灣烏龜”,就能知道文字的书写是多么的重要。当然,拼音文字书写简单,这一点优于汉字。汉字书写复杂,中国孩子学会书写要比英语国家的孩子多花好几年的时间。光把汉字写得“横平竖直”就需要中国孩子的手部肌肉发育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而英语国家的孩子在中国孩子手还没长好就费力写字的时候已经可以把字母写得很漂亮了。

英语构词也有它独特的灵活、方便之处,比如上文说到的 flat earther(相信地球是平的的人),还比如anti-vaxxer(反对打疫苗的人),汉语里就没有相应的词。汉语和英语不同的构词方式,“中文省纸费墨,英文费纸省墨”的书写差异,各有优缺点,总体还是平衡的。“纸”“墨”两种好处不可能都占,也不可能两头吃亏。但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这个具体的例子,从语言的角度来解释,汉语和汉字要比英语等印欧语系的语言和拼音文字有一些优势。

图片来源:除词典照片外,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2 thoughts on “试从语言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新冠肺炎防控比国外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