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李阳

我很早就发现很多人对李阳极力推广的英语学习方法并不以为然,还有人甚至因为他的学习方法而讨厌他,觉得李阳大喊大叫的学习方法有病,跟轮子、传销差异不大。最近更是因为他让“弟子”对他下跪,以示对恩师的感谢之情,并且让女“弟子”剃光头发以“名”学好英语的志向,而惹得众人大为不满,认为他侮辱了学生的人格。

英语学习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花样翻新的英语学习法、英语大师、学习工具和英语学校让人应接不暇。它们就像一阵阵的风潮,吹过一阵再来一阵新的。就好像新的手机款式一样,等市场对某个款式的手机审美疲劳了,就有新的出来接棒,如此循环长盛不衰。而且,只要美国和中国都不倒,这股热潮永远不会消退。

对于我来说,就赶上了两股风潮,一个是扶忠汉,另外一个就是李阳。据我现在想来,曾经在台湾当过兵的扶忠汉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把我的英语学习的口音从懵懂的学校发音改成了一种美国发音。还好当时我有一本比较好的美语词典,不然要被他的方言口音的磁带训练成不知道什么样子。

时间到了1996年,在我上学的会计中专的阅览室里面,我看到了一期《英语沙龙》,里面介绍了李阳和他的学习方法。记得当时非常激动,马上就按照上面的地址寄过去一封信,不久以后收到一份学习资料的清单。我狠了狠心,选了200多块钱的书。钱寄出后不久就收到了他的学习资料,包括录音带。

跟现在的李阳的弟子一样,我当时也受到了极大的鼓舞,除了按照他的方法“疯狂 ”练习之外,还充满信心地踏上了疯狂英语推广之旅。我不但在家乡的一所初中学校散发自制的传单,还找到曾经教过我数学、时任另外一所中学校长的初中老师,组织起了一个班级的学生听我在讲台上讲述李阳的学习方法。对于一个曾经在课堂上回答问题张可结舌,怕羞的要死的我来说,能做出这种事情就证明我真地也着了疯狂李阳的魔。

尽管我也为“疯狂英语”做了一些推广的事情,但从来没有跟“总部 ”发生过任何联系,基本上算是李阳学习法的热心推广者。但我推广“李阳”疯狂学习法的热情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我后来发现人们只不过把它当作“另外”一种英语学习方法而已,他们学习的方法还是迫于种种需要或者身边的小环境或者积重难返等等原因跟应试的学校英语教育方法并无二致,无非就是背背单词,做做选择题,英语写作最好的情况也就像八股文一样。后来,我抱着能拯救自己的英语就可以了的态度,对向我“讨教”如何学英语的人不再那么热心,因为我知道这些人大都是三分钟热血而已,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学英语是一件需要“坚持”的事情,做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事情几乎没有人能够“坚持”得长久。就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痛苦”地坚持过任何东西,我觉得那是一种乐趣,一种通过另外一种语言窥视人类文明的乐趣。

如果现在有人再问我怎么学英语,一般我的做法就是把李阳列出的十个学习概念和方法的链接(为此我专门做了一个)发给他们,嘱咐其中每个方法背诵一个星期,两个月之后再来找我谈谈自己的背诵心得,结果是没有一个人后来再找过我。于是我据此认为,他们根本对李阳的方法不感冒,我也就懒得再费什么口舌,也不算我对不起他们,不愿意帮他们那个忙。

说来惭愧,从96年算起到现在也有10多年了,我的英语学得怎么样呢?离我的目标还是有很远、很远的距离。随着学习的加深,并没有觉得要学的东西就能变少了,相反却是越来越多。比如,我听的不够,读的也不够,结果就是因为没有可以模仿的样板,口语和书面表达能力都难尽人意————我的最低目标是要达到英语为母语的人的平均水平,最高目标是要高过受大学教育的母语人群的水平,就像在中国众人皆知的大山那样————一般的中国人哪个会说相声?我的老实话是这样说的,但是到了我的工作中,还是得靠仅有的这一点英语的知识去养家糊口。

李阳的疯狂英语到底是个啥东西呢?我觉得。如果理解了以下几点,就不用再去买李阳的书、录音、录像资料了。这也许是我后来没有再买他的书的原因吧。

语言是要用来交流的,学它不是为了考试。学语言就是学说、学写。那怎么才能又会说又会写呢?每个上过初中英语课的人其实都知道,那就是语言大家们很早很早以前就总结出来的“听说读写”。这四个字并不是随机排列的。就跟婴儿呀呀学汉语那样,他不听大人怎么说自己拿什么说?还有就是写,没见过正确、优美的书面语,怎么知道该写什么?更别谈自己的发挥了。

那,从哪里开始呢?从眼睛和嘴巴开始。

李阳有两个方法,一是“三最口腔肌肉训练法”,即“用最大声、最清晰、最快速的办法反复操练句子或小短文直至脱口而出”。这个方法也要注意顺序,我就亲眼见过一个哥们一大早上跟神灵附体一样阴森地站在黑暗的走廊窗户旁如同和尚念经一般快速、大声嘟囔着我怎么也听不懂的英语句子。他精神可嘉,但方法不对。大声是基础,清晰准确地发音是正途,接下来才能是快速。

具体怎么个操练法呢?李阳的方法是“一口气练习” 和“五大发音要点”,即“长元音双元音饱满;短元音急促;连音;略音和咬舌头”。这五点个个都是针对中国人的,比如普通话的发音基本没有什么长短原音————都是一般长!于是father和mother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口里听不出这个a和o有什么差别。

在此基础之上,如果一个人会正确地说出的英语,他自己会听不懂吗(听力)?会不认识话里的单词吗(背单词)?会不了解里面的语法吗(语法)?这句话在考试题里出现这个人会傻眼吗(考试)?

写作也是同样的道理,多读多看多听,知道了什么是好的、正确的、高雅的,照着模仿就是了,然后就可以自己发挥了。

4 thoughts on “疯狂的李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