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悄悄来到

非典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非典就铺天盖地。

其实去年(2002年)年底11月份的时候非典就在南边的广东开始祸害百姓了。什么时候知道北京也有了记不得了。一开始,觉得这又是南方的禽流感、口蹄疫之类的过段时间就没事了。慢慢发现北京街头有人戴起口罩。傻不傻啊,空气不是太坏嘛,用那劳什子干吗?我几乎从未戴过口罩。

刚开始重视是一个同事也戴起了口罩。真这么严重吗?我开始注意新浪的新闻。三月末那段时间是伊拉克战争铺天盖地。四月初的头号新闻是张国荣坠楼。大家还没从惋惜中恢复过来,非典开始在网上排在第一位,直到现在,牵动每个人的神经。接着,经理给大家买了口罩,四月末一个星期一,我也戴上了口罩。

随着北京市不再隐瞒非典疫情,大家都开始紧张起来。好家伙,开始只说有”输入”型非典数个(可是网上有人说纯属放屁,单某个医院就不止这个数);后来报告的确诊非典病人直线上升;而到了现在每天一百多个确诊非典,外加第二天就会确诊为非典当天发现的疑似病例,合计每天发病将近200个。

好莱坞的恐怖片在纽约双塔倒塌之后再次成了现实。大家人心惶惶,每天交流非典疫情,谢天谢地我和我的朋友还不知道认识的哪个人因为非典倒下。事情没这么简单,非典在”我们”的外围大肆泛滥,例如某个大学的学生成批倒下等等。影响简直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真的会在北京发生?学校停课了。公司放假了。居民楼隔离了。北京郊区旅游景点关闭了,不再欢迎疫区的城里人。北京人在全国遭受隔离,听说上海某个有名大厦拒绝北京人、内蒙古人进入。

我妈三月到四月来北京看我,我还和她一起去了颐和园、故宫、西单和东单等等地方。之所以还敢出去逛是因为当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没人告诉非典在北京真的很严重。

四月中旬送我妈上火车回家。 之后情况急转直下。看吧!大街上鲜有不戴口罩的人,不戴的人我估计有两种:一是家是附近的,出来溜达办点事情,不近距离接触很多人,二是真就不在乎这个非典(这种人是北京的怪物吧?)。

好嘛。公司放假才一个星期,再回去发现办公楼的工作人员都换上了淡蓝色的大褂,带着口罩,列队正步走。看着深感恐怖。办完事情,赶快撤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