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还是 Lunar New Year(农历新年)?

每年春节,到底是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还是祝贺 Happy Lunar New Year 就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庆祝新年的不止有中国人,还有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人,更有这些国家在世界各地的移民和后裔。这在中国当然没问题,因为这里是节日的主场,所有人都是中国人,外国友人祝贺主人家里过节自然而然就是“中国年”。但在海外,有华人移民,也有东亚、东南亚国家移民的欧美国家,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 就成了“禁忌”,因为这些自己曾经是或者祖上是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的一群人,当然还有台湾、香港不愿意当炎黄子孙的一帮人,原本就讨厌被别人当成是中国人,更别提过“中国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身份证上的四个“语文错误”其实不是错误,也不是语文错误

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在一次会议上指出了身份证上的四个“语文错误”和一个用字争议问题。这其实不是“新闻”了,很久前我就听说过,但这两天又在我的微信圈子里开始流传他讲话的视频。于是我到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除了王文湛的讲话视频以外,还有曾经关注过的语言学专家石毓智也说过这个问题,他着重解释了“居民”与“公民”的区别。《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最早在 2010 年指出了这些“语文错误”。

Continue Reading →

本博客改造了一下

我这个博客是在 Linode 上开的,用了很多年。当时千辛万苦、几天没睡觉弄出来的。本来一直正常,但大概一年前,WordPress 升级,我的系统的 PHP 版本太低,升级失败。我又不会升级 PHP,幸好我有个备份, 恢复了凑合用。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博客系统开始花式“ 自杀 ”:首先是密码正确也无法登录后台,如果置之不理,就会出现数据库连接错误,用备份恢复之后每隔一个月就会再次开始这个循环。然而中间我什么都没动,它自己就扑街了。

Continue Reading →

感恩节与火鸡

中国人不大习惯的一点是,国外的节日每年的日期都“不固定”,比如今天的美国感恩节就是每年 11 月份的第 4 个周四。当然,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固定”,只不过跟我们习惯的按公历庆祝的五一、十一或者按农历庆祝的除夕、元宵、重阳、中秋不是一种“固定”的方法。 说到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其实背后还有不少故事。就比如,感恩节大餐的硬菜是火鸡,而且据说来从欧洲逃难到美洲的清教徒“第一个感恩节”的主菜就是火鸡。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根据现在能找到的最早文献资料,1621 年的年底,在普利茅斯殖民地,来自欧洲的移民跟本地的万帕诺亚格(Wampanoag)印第安土著共进大餐,不过菜谱里没有火鸡。印第安人带来的是鹿肉,而欧洲移民带来的则是禽肉,历史学家认为是鸭或者鹅,不是火鸡。

Continue Reading →

狗年新年

转眼之间,狗年新年就过去了。转眼之间,来北京十五年多了。转眼之间,我这个博客就写了十八年了。说写十八年也不是很准确,因为不是定期地写,以前写的热情比较高,后来改成专门写专业的翻译和语言内容,写着太累,就把热情逐渐冷却下来,又因为跟上了时代的发展,去玩微博了,我这历史悠久的博客就放着不管了,以至于现在杂草丛生。

Continue Reading →

汉语普通话“有+V”完成体学习笔记 ——石毓智《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第十一章“认知因素”阅读笔记

在本章中,《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语法化理论》)作者以领有动词“有”向完成体标记发展为例,力图说明语法化当中的认知因素,即领有动词“有”的语义与完成体具有相宜性:领有动词所表示的在过去某一时刻拥有某种东西及其具有的现时“实用性”分别对应着完成体所表示的过去某一时刻发生的动作及其具有的现时“相关性”。

Continue Reading →